“一轴两翼”新格局 合作共赢新机遇

 

钟振

2006年,中国——东盟“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新构想的提出,涌动了中国北部湾的热潮。
  这是国家的战略。“一轴两翼”战略构想加速海上经济和陆上经济的联动,在区域合作中寻求最大的共赢。
  这是广西应该紧抓的新兴机遇。作为“一轴两翼”战略构想的首倡者和主要参与者,“十一五”期间广西将致力于建设成为中国——东盟区域性合作的中心。
  “一轴两翼”构想提出,丰富和充实了中国——东盟合作的内涵中国——东盟“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新格局构想,由自治区党委书记刘奇葆在2006年7月举办的环北部湾经济合作论坛上提出后,马上受到国内外的关注,并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战略。
  “一轴两翼”战略构想可谓应运而生。除了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迅速发展的大背景外,中国与东盟越来越密切的政治互信、经贸相互依存和学问交流是其重要的时代背景。而“一轴两翼”战略构想由广西提出,是由广西所处的地理位置,即地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大通道所决定的。
  “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新格局主要包括三个部分:
   一是构建泛北部湾经济合作区,将区域合作延伸到隔海相邻的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和文莱等东南亚国家。泛北部湾经济合作应依据地缘经济概念,超越单纯的地理概念,使之涵盖海上东盟国家。
  今后,泛北部湾经济合作应更加充分发挥海上通道的作用,加强港口物流合作,加快产业对接与分工,促进相互贸易与投资,大力发展临海工业,联合开发海上资源,加快临海城市发展,形成一批互补互利、相互促进、各具特色的港口群、产业群和城市群。
  二是构建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促进中国泛珠三角地区与中南半岛国家陆路通道建设和通道经济发展。南宁到新加坡的铁路和公路,是联结中国泛珠三角地区与中南半岛最为便捷、综合效益最好的干线通道。南宁到新加坡的铁路,无论是东线还是中线连通,也仅有300到500公里需新建;南宁到新加坡公路距离为3900公里,目前高速公路己建成南宁至中越边境友谊关路段。
  今后,要加快建设和完善南宁——河内——金边——曼谷——吉隆坡——新加坡的铁路和高等级公路,以沿线重点城市和跨境合作为依托,吸引产业、物流、专业市场的集聚,以点带面,发展通道经济,逐步形成贯通中南半岛的南宁至新加坡的经济走廊。
  三是进一步拓展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努力为这一合作注入新的活力。2004年底,广西加入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使这一次区域合作延伸到中国的环北部湾地区,为湄公河流域国家与中国东部地区开展合作架起了新的桥梁。
今后,要充分利用现有机制,深化区域交通基础设施合作,特别是要形成横贯中南半岛,联结孟加拉湾和中国的大陆桥。通过大陆桥的联结,扩大中国更多省份同这一地区的联系与合作,使中国与湄公河流域东盟国家之间的经济合作更加紧密和广泛。
  “一轴两翼”战略构想,进一步丰富了中国——东盟合作的内涵和领域。
  从布局上看,“一轴两翼”新格局由泛北部湾经济合作区、大湄公河次区域两个板块和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一个中轴组成,实现海陆组合,不但涵盖已经实施且取得很大进展的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而且将泛北部湾经济合作纳入中国与东盟新的
次区域合作。
  从内容上看,格局内涵盖了海上经济合作、陆上经济合作和湄公河流域合作,而在以往的交流合作中,中国与东盟更多的是关注陆上合作。
  因此,中国——东盟“一轴两翼”格局一旦构建,将形成一个太平洋西岸新兴的经济增长带。
  推动形成全面区域合作,“一轴两翼“打造中国——东盟新增长极“一轴两翼”构想实施的主体是合作区域内的中国与东盟各国,合作需要由各方来共同推动。为此,中国政府和广西都做了不遗余力的努力。
  提出“一轴两翼”构想之初,自治区党委书记刘奇葆就建议有关方面积极推动将泛北部湾经济合作提升为中国与东盟之间新的次区域合作项目,纳入中国与东盟区域合作的总体框架,使之成为中国与东盟新的增长极。同时争取区域内有关国家政府就此进行多边和双边磋商,及时开展有效的对话与合作,研究和确定该次区域合作的重大问题,为有关合作提供政策引导与支撑。
  在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15周年纪念峰会、第三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和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上,中国总理温家宝对东盟国家正式提出“积极探索开展泛北部湾经济合作的可行性”的倡议。东盟国家领导人对此倡议纷纷作出热烈的回应,认为泛北部湾经济合作和“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新格局具有战略意义。
  越南贸易部部长黎名永认为,传统意义上的北部湾经济区,是中越两国合作的次区域,现在,泛北部湾经济区概念的提出,将这一区域提升为中国相东盟合作的次区域,使这一区域的国际经贸合作朝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方向发展。
  “一轴两翼”作为中国——东盟开展区域合作的全新战略构想,无疑对合作各方都具有重大意义。
  首先在经济上,战略构想的实施,有利于加强多边区域合作,可以促进区域内各国经济上优势互补、互利共赢,促进发展,对深化中国与东盟的全面合作关系、实现我国区域经济的均衡发展以及提高广西对外开放水平都有重大实践意义。其次在政治上,有利于增强我国与东盟各国彼此的政治互信,促进地区的稳定与和谐,为区域内各国加快发展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有利于我国周边外交战略实施,充实、深化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等。还有在学问上,中国——东盟区域属于同一亚学问,受儒家学问、佛教学问的影响较深,并都曾受过侵略,“一轴两翼”战略有利于加强相互间的学问交流,弘扬优秀传统学问,增强自信心。
  而对于广西来说,可以突破原有区域合作思路的局限和盲点,进一步凸显广西在建设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通道价值和枢纽价值,潜在的经济优势将转化成现实的经济优势,使广西从中国——东盟的地理中心转变为经济中心和区域枢纽。这种区域合作格局的改变,可以使广西在服务国家南下战略中发挥更为重要的建设性作用,同时也将大大加快外部资源聚集广西,为广西在新的发展环境下实现加快发展注人强大动力。因此自治区党委书记刘奇葆指出,发展“一轴两翼”首先应从交通等基础设施合作入手,其次进行产业开发等合作,最终实现和谐、共赢。
  立足机遇寻求发展,广西要成为中国——东盟区域性合作的中心
  广西作为中国——东盟“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新格局构想的首倡者和重要参与方,“十一五”期间,将积极推进中国——东盟“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新格局的实施,把广西建设成为区域性的物流基地、商贸基地、加工制造基地和信息交流中心。
  在“一轴两翼”总体格局中,地缘上广西处于中国与东盟的结合部,是中国惟一与东盟既有陆地接壤又隔海相望的省区,有便捷的现代化铁路和高速公路直通中南半岛,与泛亚铁路和公路联网,一方面成为沟通大湄公河次区域和珠三角的桥梁,参与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另一方面,依托泛亚铁路和公路连通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构成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同时,还通过沿海的港口和海洋运输,成为西部地区走向东盟的出海大通道,参与泛北部湾经济区的合作,加强与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文莱等东盟海岛国家的交流与合作。
  由此可见,“一轴两翼”中无论是“一轴”还是“两翼”,广西都是其中的重要成员,尤其在泛北部湾区域合作和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中,广西的地位和作用更是不可替代。
  泛北部湾经济合作是构建中国——东盟“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新格局的关键,对广西来说是一篇大文章,关系广西发展的百年大事。
  目前,广西上下正抓住区域合作的新兴机遇,在推动中国——东盟“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新格局实施的背景下,加快推进北部湾(广西)经济区开放开发和建设,广泛利用境内外各种资源,以大开放促进大发展,力争把北部湾(广西)经济区建成中国经济发展新的一极。
  “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在广西的发展大潮中已然成为最热的关键词,不仅在沿海城市形成建设高潮,接受辐射的内陆城市也积极融入其中寻求新契机。
  地处北部湾畔的北海、钦州、防城港、南宁四市,加上紧邻珠三角的制造业基地玉林市和通往中南半岛陆路主通道的崇左市形成了“4+2”的格局。它们依托大港口和大通道,加快发展临海工业、高新技术产业和商贸物流业,规划合作建设湛江——北海——钦州——防城港——越南沿海高速公路和铁路,开发北海——钦州——防城港——下龙湾——海防——顺化——岘港——三亚——海口——湛江环北部湾旅游线路,建立中越东兴——芒街边境经济合作区。
  如今,加强与东盟的合作已确定作为广西对外开放的一项长期战略。通过积极推动“一轴两翼”格局的构建,广西将从中国——东盟的地理中心转变为经济中心和区域枢纽,为广西加快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摘自《当代广西》2007年第4期

[返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